亲密互动范冰冰、迟到一次500、就得剥削员工?张朝阳一路向夕

Time:

Author:漠漠睡

最近,搜狐“考勤新规”引争议,员工迟到一次罚500元,最高罚千元。1月13日晚间,搜狐张朝阳对此回应称市场剥削资本家,资本家就得剥削员工。曾经的“纨绔子弟”也意识到压力大了吗?

回顾搜狐的成长轨迹,本有几次力压对手的机会,却从手缝中遗憾滑过。

金不换

来源|一粒金

· · ·

“范冰冰是中国最著名的、最大的明星”。

在12月18日举办的搜狐时尚盛典上,张朝阳对范冰冰极尽夸赞之词。当天,久未露面的范冰冰获得“年度公益人物”奖,颁奖人张朝阳与她台上台下亲密互动,频繁贴面私语。

过去一年,低调不少的范冰冰一直用公益保持着存在感。不少人猜测她此次得奖,或许是即将复出的信号。

值得玩味的是,当天张朝阳也用“复出“刷了一把存在感。

就在同一天的2020搜狐WORLD大会上,张朝阳满面春风,表示今年搜狐“回归脚步密集而坚定”,并宣布正式恢复搜狐门户、重归媒体。

按照张朝阳的设想,搜狐重归媒体的杀手锏是 “五朵金花”——搜狐新闻客户端、手机搜狐网、搜狐网、搜狐视频、狐友。

这五朵金花,其实显露出搜狐在信息资讯、在线视频、社交上的野心。

但回过头来看,搜狐原本在这三大领域都拥有当上王者的机会,然而张朝阳亲自把它们变成了青铜,甚至是废铁。

如果说雷军是“风口上的猪”,那么张朝阳更像是扑灭风口的“猪“。

1.

/“纨绔子弟”/

张朝阳的重归野心,伴随着的是他形象的转变——他变得更努力了。

这不仅仅是互联网圈内人的看法,众多网友也感同身受。

每天早上九点不到,张朝阳都会准时出现在搜狐旗下的千帆直播间里,带领自己的粉丝学英语,他自称四点半就已经起床工作了。

另外,他关于工作的言辞也频上头条,“为钱工作太low,工作是人的本份“、“解决焦虑的办法是少睡觉,多工作”,俨然一副拼命三郎的形象。

张朝阳似乎开始用 “勤奋”来撕掉外界贴给他的标签,然而几年前他还过着“纨绔子弟”般的奢靡生活。

本世纪的头十年是搜狐的巅峰时刻,首家盈利的互联网公司、三大门户之首、奥运会史上第一家互联网赞助商等等,一系列的光环让搜狐风头无两。

此后的张朝阳经常出现新闻头条上,不过是娱乐版面而不是商业版面。

带领高圆圆、李冰冰等明星爬山、在三亚的私人游艇上开party、各种绯闻女友、半裸上杂志……张朝阳开始纵情于多姿多彩的娱乐生活,把公司全部丢给了下属打理,甚至不回复高管短信。

有一次,张朝阳深夜约马云出来在酒吧喝酒,结果马云还在干活儿。12点之后,马云才匆匆赶来待了半个小时,又匆匆赶回去工作。张朝阳甚至埋怨马云,“干嘛呢,我们的party都快结束了”。

当听到记者说,丁磊在午夜12点的时候还在测试游戏时,张朝阳则笑道:“如果我像他那样,我的颈椎早就完蛋了!“

有媒体形容当时的张朝阳,“他就像菲茨杰拉德笔下的盖茨比,上山下海,拥有豪宅和游艇,稠人广坐,夜夜笙歌,搜狐大楼的玻璃外墙足以反射出100个太阳的光辉。”

如今的张朝阳似乎与当年完全是两个人,而这两种形象转变背后的事实是,搜狐的互联网角色在不断边缘化,如今已经排在互联网公司十名开外。

去年10月,美团CEO王兴突然感慨,“搜狐市值竟然从40亿美元跌到了6.8亿美元”。而到本月,这个数字已经变成了4.42亿美元,较之高峰期的40亿美元市值缩水超九成。

横向来看,如今搜狐的市值不到阿里巴巴市值(5694亿美元)的千分之一,也不及网易市值(394亿美元)的九十分之一,甚至低于搜狐自家大楼的价值——有媒体估计,搜狐位于五道口和中关村的搜狐网络大厦和搜狐媒体大厦,市价已经超过了7亿美金。

当张朝阳在舞池上纵情高歌时,搜狐从神坛处高高跌落。

如今的搜狐试图从资讯、社交、在线视频打响一场翻身仗,但在它的成长轨迹中,本有几次力压对手的机会,却从手缝中遗憾滑过。

2.

/ 失守掉队 /

新世纪前几年,提供信息资源、服务的门户网站是互联网公司模式的主流。当时的搜狐、新浪、网易并称“门户三杰”,三者为 “老大”的位子展开贴身肉搏,你方唱罢我登场。

北京奥运会的到来为这场战役划上分水岭。因为谁能赢得赞助北京奥运会的机会,谁就拥有奥运会的宣传、赛事的报道权,就能获得流量的巨量涌入。

这无疑是“门户三杰”重新洗牌、稳定格局的大好机会。

2005年,经过激烈的竞标角逐,搜狐以3000万美元斩获北京奥运会互联网赞助商的资格。

在与北京奥组委的签约仪式上,张朝阳激动之情溢于言表,“成为奥运史上第一个互联网赞助商,不仅是搜狐的骄傲,更是亿万中国乃至世界网民的骄傲!”

很快,北京的大街小巷贴满了“看奥运,上搜狐”的广告语。奥运期间,搜狐创造了5分钟访问量300万、1小时破亿的流量记录,并且赢得了门户网站中用户首选率和满意度的双料冠军。

此后短短几个月时间,搜狐业绩和股价便全面超越新浪,成功登顶门户王座。

那一年,是张朝阳人生最高光的时刻。

然而,信息、资讯的形式是伴随着载体的变化而变化的。当2012年进入移动互联时代后,信息流模式逐渐成为资讯玩家的必争之地,而搜狐仍然采取保守的“编辑头部推荐+机器个性化匹配”的策略,很快它就感受到时代浪潮带来的冲击。

根据极光大数据的数据显示,截止到去年3月,今日头条、腾讯新闻、一点资讯成为新闻资讯APP前三甲,搜狐新闻仅排在第九位,且增速还在下降。

事实上,搜狐本拥有入局今日头条的绝好机会。2013年,张朝阳得到投资今日头条的机会,然而他觉得今日头条产品毫无新意,只是信息的搬运工,而且估值还虚高,就不屑地pass掉了。

最终,张朝阳还是没能逃脱“真香定理”。今年11月29日,张朝阳正式入驻今日头条,笑容满面地欢迎网友前往头条与他交流,迎面扑来“啪啪啪”的打脸声。

3.

/ 错失良机 /

门户资讯是搜狐曾经的立身之本,但关于社交的尝试张朝阳也一直没有停止过。

网上曾火过一张照片,大会上马化腾在聚精会神听讲,一旁的张朝阳昏昏欲睡,网友调侃道“怪不得搜狐衰落,老板都在睡觉”。

今年6月9日,搜狐推出社交产品“狐友”,网友又一次调侃称,这是“对睡觉照片的回击”。在张朝阳眼中,狐友是“搜狐的未来”。

然而,“狐友”推出后不久就掉进汪洋大海中,气泡也没有冒一下,甚至一度惨遭下架,一旁的微信笑笑不语。

事实上,如今的社交格局已经很难撼动,而且“狐友“产品本身并无亮点,名字也不招人待见,“狐友”直接让人联想到“狐朋狗友”。

回过头来看,张朝阳与马化腾之间的“社交交集”在上个世纪末就开始了。

1999年5月,张朝阳已经是当时互联网界的风云人物。一次他来到深圳五洲大酒店演讲,700多位观众前来一睹其风采,当时台下有位叫马化腾的年轻人听得热血沸腾,回去后便开发了OICQ,也就是QQ的前身。

到了1999年底,OICQ已经积累了大量的用户,但由于没有找到盈利模式一直在烧钱,当时腾讯的账上只剩下1万元现金。无奈马化腾找到张朝阳,想开价300万元卖掉QICQ。

但张朝阳却直接将价格压到60万元,甚至对马化腾讽刺道,“你这东西我找几个大学生,不超过3个月做的比你还好”。

倍感羞辱的马化腾拒绝了这个价格,后来是IDG和李泽楷创办的香港盈科投给了腾讯220万美元,帮助它渡过危机。

错过OICQ的张朝阳很快又迎来了第二次社交机会。2000年,搜狐收购陈一舟执掌的ChinaRen,陈一舟加入搜狐担任副总裁。

当时的ChinaRen是中国最早的校友录平台,也是当时排名第一的年轻人社区网站。不过收购完成后,张朝阳并没有重视Chinaren的培养,而是一心扑在门户网站上。

在陈一舟就任搜狐副总裁期间,发生过一件趣事。一次张朝阳带着几个高管请北京的IT记者吃饭,席间大家玩起了“杀人游戏”。有意思的是,张朝阳总是主导别人“杀错凶手”,而真正的凶手陈一舟却总是不露声色的“杀死好人”。

张朝阳的“憨厚耿直”与陈一舟的“沉着狡猾”成鲜明对比,后来有记者暗自评论说张朝阳斗不过陈一舟。

果然,2002年陈一舟便从ChinaRen辞职。两年后,陈一舟收购校内网,并操刀了一场“Facebook模式”的改革,蓄势待发奔着灭掉ChinaRen而去。

此时的张朝阳仍没有感触到社交时代的到来,2004年他还将负责Chinaren技术的王小川调去了搜索业务。虽然搜狗后来也发展得不错,但张朝阳已经彻底失去了布局社交的最佳时机。

2007年,校内网正式超越ChinaRen,三年后校内网改名人人网,ChinaRen已无还手之力。

直到2009年,张朝阳也才后知后觉感受到社交的威力,随后在内部启动SNS项目“白社会”,然而这一年突然兴起的新浪微博又杀得他猝不及防,白社会”就此搁浅。

后来,张朝阳一度反思自己将太多精力花在“白社会“上,而导致在微博布局上“慢了半拍”,被新浪微博抢占先机。

2010年秋天,张朝阳称自己已经“回过神”,要用120分的努力发展搜狐微博,随后他动用自己的资源邀请赵本山、孙红雷等明星入驻自己微博。

同年11月12日,张朝阳在搜狐微博上宣布“微博之战”打响。他乐观地估计搜狐微博业务发展2个季度后,将会对搜狐其他业务产生正反馈作用。

然而,资本却并不买他的帐。2011年8月,华尔街对搜狐微博做出了估值为零的判断。张朝阳对此甚为不满,他认为搜狐微博没有得到应有的市值,它会像搜狐的游戏视频搜索一样终成正果。

“让不信者见鬼去吧!”,张朝阳对资本的“看走眼”愤愤不平。

但搜狐微博此后的打法并没有像张朝阳显得那般激进,甚至很多产品策略都是模仿新浪微博,整个团队也没有形成战斗力,用户数跟节节攀高的新浪微博数形成鲜明对比。

2012年8月,张朝阳在财报电话会议上首次承认了搜狐输掉了微博的竞争。他坦言“微博和微信左右扇了我两个耳光,如同1999年QQ崛起时挨打的情形,我们需要对搜狐和搜狗进行SNS基因再造“。

2015年1月,张朝阳偷偷开通了新浪微博,搜狐的微博大战以惨败告终。

4.

/ 丢人丢风口 /

抛开资讯、社交,在线视频或许是搜狐如今手上唯一的重量级筹码。

张朝阳本有机会将2004年成立搜狐视频冲上顶峰的,因为一大批能人将士曾在这里云集。爱奇艺创始人龚宇、优酷创始人古永锵、酷6网创始人李善友等人都在搜狐担任过高管,搜狐也被称为视频界的“黄埔军校”。

但无一例外,这些优秀的学生后来都纷纷出走,自立门户反超搜狐视频。

人才大量流失,倒不是张朝阳与下属间有矛盾,反而是太过宽松。李善友就曾回忆感叹道, “离开搜狐的人都很怀念张老板,再也遇不到像他那样给予下属宽松信任空间的老板,否则搜狐也不会出产如此多的成功创业者”。

“好人老板”张朝阳给与了高管充分的信任,也丧失了冲刺视频王者的人才储备。

2010年2月,搜狐视频上线首部美剧《迷失》第六季,由此成为国内首家引进正版美剧的视频平台。

随后,成立6年的搜狐视频正式进入美剧时代。由于大量购进美剧版权,搜狐视频收获了一大批美剧迷,在视频竞技场打出差异化牌路,从而占据了一席之地。

根据数据显示,截止到2014年4月,搜狐美剧剧目总数为76部,稳居榜首,优酷、腾讯视频尾随其后。

然而,2014年广电总局出台的“限外令”让搜狐视频元气大伤,慌乱之中搜狐视频一时找不到新的增长点。

同样是在这一年,搜狐试图收购56网来弥补视频业务短板。但在这次收购中,张朝阳却抛弃了56网旗下的直播业务 ‘我秀’,理由是搜狐视频没有直播业务。

结果第二年直播风口来临,众多直播平台纷纷兴起。搜狐又晚了一步,直到2016年才上线千帆直播,现在张朝阳倒是每天上自家直播平台准时直播,然而大势已去。

如今的搜狐视频早已跌入在线视频第三梯队,可以说张朝阳在视频业务上是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

面对第一梯队里“优爱腾”的版权烧钱大战,去年张朝阳悻悻地表示“我们不再疯狂烧钱了,能走出一条不一样的道路”。

他开始调转搜狐视频的航线,转向自制“小而美”的剧集,并且避开明星演员的天价片酬,转而举办校花、校草大赛来培养自家艺人。

然而这更像是一种无奈之举,毕竟“优爱腾”背靠BAT三大金主不差钱,而搜狐在今年第三季度净亏损为5300万美元,亏损仍在持续。

如今看来,搜狐视频“小而美”之路异常艰难。自制剧集仍没有诞生爆款,自家培养的艺人也没有带来流量。

搜狐视频还能在第三梯队中待多久,恐怕张朝阳自己都感到焦虑。

5.

/ 三年之内 /

出道即巅峰,手握资讯、社交、在线视频三张王牌的张朝阳,完美地把它们击成稀碎。

如今兜兜转转,搜狐又回到最初的起点,然而已不是记忆中的那张脸。

时间回到2016年11月,乌镇互联网大会间隙。面对记者“搜狐何时回到互联网舞台中心”的犀利提问,张朝阳悠然地坐在古色古香的木椅上,喝了口热茶。

“ 三年之内!”

“这么快?”, 记者诧异道。

“嗯!”,张朝阳一脸自信,眼里有光。

转眼间已是2019年12月,张朝阳已“逾期“一个月,“失约”仍在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