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朝阳请回答:迟到一次扣500,会让搜狐变好吗?

Time:

Author:漠漠睡

“太南了”的2019年终于送走,人们迎来了新的十年,进入2020年。今年对于一向高歌猛进的中国科技公司来说,就像一台全速转动的跑步机突然被按下了暂停键,即使你依然咬牙使劲跑,却发现无力抵抗放缓的步伐。

于是,996、裁员、降薪、251、关小黑屋、免裁券等成了科技公司的年度关键词。我发现,市场寒意袭人,今年就连发内部信描绘“星辰大海”的公司都变少了。

然而,在互联网江湖日渐式微的搜狐因为一则争议难得上了热搜。原来,搜狐考勤新规一改过往宽松画风,要求员工9:30前到岗,迟到一次罚款500元。

昨天下午,搜狐老板张朝阳也对此事进行了回应,张老板语出惊人:“资本家就得剥削员工啊”。

他解释说:“剥削”不是指剩余价值,资本家在剥削员工,但同时市场又在剥削资本家。在这个竞争的压力下,每个企业就得让每个人的投入产出比最大化,这个企业才能生存。大家的工作才能保住。

且不说这样的处罚方式是否合理合法,就张总这番话来看,实在是经不起推敲。

相信各位对资本家怎么剥削员工都深有体会,但是市场是怎么剥削资本家的?

很显然,那不是剥削,是搜狐自己被对手打败了,真的不关市场什么事。

最近5年,搜狐营收被困在16.5亿美元~19.4亿美元的区间,看不到突破迹象。当年叱咤风云的“三大门户”,现在都发展的如何呢?

大家看一下这份数据,网易的市值是451亿美元。新浪的市值只有30亿美元,但加上微博也有146亿美元。而搜狐的市值就只剩下5.5亿美元了。

我们再看一下搜狐近几年的股价走势,可以说是一路下跌。如今的搜狐,截止到2019年第三季度,公司已经连续14个季度亏损了。如果再这样放任公司亏损下去,退市只是时间问题。

搜狐成立至今,视频、游戏、搜索、电商、社交都有它的身影。但广散网带来的后果就是——没有重点。搜狐把互联网这块蛋糕铺得很大,却每样都不领先,通俗讲,就是“样样通样样松”,这也给后来的掉队埋下了伏笔。

而在搜狐最辉煌的时候,张朝阳却当起了甩手掌柜,不接电话不回短信,进军娱乐圈,忙采访、上杂志,和明星爬雪山、玩游艇、开Party。当他发现公司情况不对时,搜狐已经错过了PC转向移动端、社交、移动支付、直播、短视频等一堆风口。

搜狐越来越赶不上步伐,逐渐被其他公司甩开差距,并退出了互联网舞台的中心,也是一个冰冷的事实。

去年8月搜狐Q2财报发布后,张朝阳预测搜狐可能会在Q4实现盈利。3个月后,他改口称希望2020年走向盈利,股票赶快涨起来。

由此可见,张朝阳没有能力把“可能”变成现实,或暴露其对搜狐现状过于乐观,搜狐盈利时机才不得不推迟到2020年,而走向盈利的关键在于如何把集团需要投入获客成本和昂贵的内容成本降下来。

翻开搜狐财报,去年前三季度分别净亏损4800万美元、5000万美元(包括畅游晶茂一次性减值1700万美元)、2292万美元。由此得出,搜狐每季度减少亏损1254万美元,按照此等减亏幅度发展下去,2020年搜狐走向盈利几乎已成定局。但问题在于,就算搜狐实现盈利,股价就能迎来大涨?

我对此还是持悲观态度,搜狐盈利后股价上涨是大概率事件,但上涨幅度很有可能不及张朝阳预期。换言之,搜狐股价只能迎来小幅上涨,市值依旧难见起色,与BAT、TMD等大厂仍存在较大差距,估计到时候张朝阳仍会像数年前一样抱怨搜狐股价被低估。

不过,投资人有自己的独到思考,他们主要是投资未来,即公司想象空间。搜狐旗下业务所处的赛道个个竞争激烈,搜狐优势并不明显,很难让投资人相信其未来大有可为。

更何况,搜狐走向盈利并非主要靠扩大营收,而是依赖压缩成本,盈利手段的选择本无可厚非,只不过其过于重视节流而在开源上表现平平,反映出其业务发展陷入瓶颈,缺乏想象空间,显然难以取决投资人。

以张朝阳强大的内心,或许他并不介意两度被打脸,但他必须正视搜狐发展落后于人的现实,巨大差距催生出紧迫感,才会在新年伊始对员工考勤转向严格画风,潜台词是:如果员工不端正工作态度,哪来的战斗力助力搜狐走向复兴?只不过,搜狐直到2020年才开始拥抱狼性文化,是不是有点晚?

对,为时已晚。放眼搜狐旗下业务,均面临强敌环伺。门户有今日头条、腾讯新闻、网易新闻、一点资讯,视频有爱奇艺、腾讯视频、优酷,搜索有百度、360、神马和来势汹汹的头条搜索。至于游戏,在腾讯、网易的夹击下,公司至今没有爆款出现。

除了搜狗在搜索领域有实力冲到前三,搜狐其他业务跻身行业前三都无比困难,甚至难如登天,即便卯足劲全力拼搏,实现的可能性也很低,而如果自我懈怠、陷入内耗,那胜算就更加渺茫。或许,张朝阳可以给员工时间来调整工作状态,但市场竞争是无情的,不进则退,从来不等人,不会等搜狐战斗力爆棚后才打响战争。

因此,对于现实处境不佳的搜狐来说,早就应该拥抱狼性文化,而不是拖到现在。与对手相比,其既没有太多本钱,优势也不明显,企业文化再造多耽误一刻,就意味着比对手少一点胜算,久而久之自然在市场竞争中占下风,越来越难打翻身仗。

如今的搜狐,最值钱的不是网站,不是搜索引擎,不是输入法,而是当年在五道口买的那栋房子,早已超过了搜狐的市值。

张朝阳在互联网最繁荣的时候失去了自己的谦卑感,并且完美的错过了之后互联网的所有风口。

要知道,天下武功,唯快不破,何况还是在瞬息万变的互联网。

但或许,搜狐在 10 年前已经完成了自己承担的历史进程的责任。

这就像杨致远的雅虎一般,雅虎本是世界互联网的拓荒者,现在自己俨然也成了拾荒者。